抗“疫”时期的“代购”
来源:抗“疫”时期的“代购”发稿时间:2020-03-27 17:58:56


该组织称,这封信是“针对绝对最坏情况而制定的更大政策文件的一部分”,面对这种性质的“大流行”,卫生系统必须做好最坏情况的准备,“这些指南非常耐心……我们希望永远都不需要使用它们,我们将竭尽所能来照顾我们的病人。”

中国当下已非疫情暴发和传播中心,对标中国确诊数量既无助于客观评估疫情,又会强化疫情与中国之间关系的刻板印象,对全球合作抗疫有害无益。WHO或其他国际权威的专业机构,应该给出一套客观评价疫情严重程度的科学标准,以便于各国政府和民众正确解读疫情信息。

随着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不断恶化,美国多地出现了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,医院床位、呼吸机、医务人员数量都面临巨大缺口。美媒在报道指出,疫情严重地区医院的承受能力已达极限,很快将没有能力再救治病人。

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3月28日上午7时,新冠肺炎确诊数位居全球第一的美国共报告确诊病例101657例,死亡1581例。

无论如何,全球抗疫的焦点确实转移到了美国。美国的疫情形势关系到全球经济和金融的稳定,确实举足轻重。应该承认,此次疫情早期各国的准备都嫌不足,美国也未能例外。美国政府是最早采取口岸管制措施的国家之一,但新冠疫情高传染性和无症状传播的特性,还是没能防住疫情输入。

但由于特朗普没有担任州长的经验,应对公共安全危机处置能力不足的短板暴露无遗。他缺乏整体思路,也欠缺冷静镇定,其脱口秀风格切换到“战时总统”的角色上时,要么过于迟钝,要么反应过度。

但美国民众一旦意识到危机存在,无论是对政府措施的配合度,还是自救意识,都能够迅速调动起来。因此,不要误以为美国人还在梦游,任何一国国民都不会坐视形势失控。

美国强大的民间自治体系会发挥不逊于政府的作用,承担很多基层治理的职能。因此,疫情集中暴发区域或许会出现一些混乱,但是整体失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去年美国参议院通过所谓的“台北法案”时,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就曾表示,这是个完全不讲理的法案,表达了很多美国国会议员自以为是的情绪和愿望。大家想想,美国自己早与台湾断交了,却不许其他国家与台湾断交,这是不是太霸道了。正因为它毫不讲理,它推行起来会比较难,它与以往美国国会通过的涉华法案相比,显得比较虚,有形的并且可以量化的抓手不多,它对中国几乎产生不了什么影响。

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曾在美国会众议院通过所谓“台北法案”后应询表示,关于美国会众议院通过有关涉台议案,外交部已表明严正立场。美国会有关涉台议案公然阻挠其他国家同中国建交、助台拓展所谓“国际空间”,毫无道理。我们坚决反对美方以任何形式干涉中国内政、破坏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。